您當前位置:張家口社科網 >> 社科知識 >> 浏覽文章
分享到:
“夜郎自大”成語的形成
日期:2019/3/22 19:43:45 來源: 光明日報 作者: 闫平凡 點擊數: [ 字體: ]打印此文】【關閉窗口
導讀:
 “夜郎自大”出自《史記·西南夷列傳》:“滇王與漢使着言曰:‘漢孰與我大?’及夜郎侯亦然。以道不通故,各自以為一州主,不知漢廣大。”比喻妄自尊大。因為貴州為古夜郎地...

 “夜郎自大”出自《史記·西南夷列傳》:“滇王與漢使着言曰:‘漢孰與我大?’及夜郎侯亦然。以道不通故,各自以為一州主,不知漢廣大。”比喻妄自尊大。因為貴州為古夜郎地,所以“夜郎自大”就和貴州聯系在了一起。對此,諸多學者,尤其是貴州學者就這一成語的形成展開讨論,并把《史記》所記和“夜郎自大”等同起來。事實上,自明代萬曆以前,典籍中所記夜郎問題,幾乎都是照錄《史記》原文,而無“夜郎自大”之稱。顯然,“夜郎自大”并非司馬遷加給貴州的,那麼,到底是什麼時間出現了這一說法呢? 
“夜郎”與“自大”“妄自尊大”意義相關的最早材料出自王世貞。萬曆三年(1575)王世貞作《答趙中丞良弼》有“鄙人倘遂信之,得無令人作夜郎王觀乎。一笑,一笑”之語。這是以“夜郎王”自嘲。又萬曆四年(1576)春作《初春偶成自嘲》,詩曰:“一城如鬥大,人笑夜郎王。”王世貞《藝苑卮言》卷四《國朝詩評》中評論明代一百二十多名詩人,其中有“楊君謙如夜郎王,小具君臣,不知漢大”之語。又明茅元儀《石民四十集》卷九十四《與馬仲良民部書》(萬曆四十一年癸醜,即1613年)記載:“四夷君長,守一隅以奉正朔,亦不敢夜郎問漢大也。”從王世貞和茅元儀的記述來看,“夜郎”和“妄自尊大”意義相關聯應該在嘉靖、萬曆年間就開始形成了。
“夜郎自大”一詞最早見于明安世鳳的《墨林快事》一書,其卷七“李後主”條言:“既非奇而铨甄,又非據夜郎自大,而一時佞谀之口,因而噓之。”此條後記時間為“天啟甲子七月晦”,天啟四年,即1624年。又《天啟實錄》卷八十一記天啟七年(1627)二月乙巳(初八)薊遼總督閻鳴泰疏亦用“夜郎自大已久”之語。明戴澳《杜曲集》卷十“書潘嘉客墨譜後”記“能複夜郎自大耶”。其署己巳年,即明崇祯二年,亦即1629年。此時“夜郎自大”為“妄自尊大”的義項已經形成,并被廣泛使用。周文郁崇祯十二年(1639)始成書的《邊事小紀》卷四《毛大将軍紀略》篇有“雄視海外,夜郎自大,信口而談,罔識忌諱,其迹固有可誅者”之語。可見“夜郎自大”一詞在天啟年間被廣泛使用。
為什麼是在明代嘉靖、萬曆時候形成“夜郎”與“自大”相聯系的說法,以至天啟年間有了“夜郎自大”這個成語形式呢?這與當時貴州社會的發展不無關聯,其中涉及的原因或有以下四個方面:
首先是流官的不斷進入。明代貴州建省,開始了流官治黔的新時期。明之前,曆代中央王朝也在貴州設立郡縣,但主要依靠本土民族首領間接管理,中央派到貴州的流官甚少。劉學洙、史繼忠《曆史的理性思維:大視角看貴州十八題》一書對(民國)《貴州通志·宦迹志》作了統計,結果為“漢至元1600多年,中央入黔的官員有案可查者,從楚莊蹻與漢唐蒙算起,僅僅110人。貴州建省後,明清兩代五百數十年,中央入黔的官員大增,縣以上的共達2137人”。書中認為,這些客籍流官入黔,帶動了貴州本土人才的成長和人口素質的提高。“從明正統四年(1439)到崇祯十年(1637)198年間,明代貴州中進士者130人,其中軍籍子弟18人,官籍子弟33人。”如上述王世貞,其祖王倬于成化十四年(1478)考取進士,曾任貴州按察司副使。顯然,王世貞能用夜郎來描述和自嘲,一方面應該有其祖父的影響;另一方面其與曾做過貴州提學佥事的吳國倫交往甚厚,對貴州應該有比較深入的了解和認識。
其次是貴州人才的培養。據張羽瓊《貴州古代教育史》的統計:“貴州以開闱鄉試為界,此前的160多年間,隻出了30名進士,546名舉人。而此後到明末的107年中,就出了107名文武進士,1213名文武舉人。舉人進士的成倍增加,反映了貴州社會文化的巨大進步。”民國學者楊恩元曾說貴州“人才極盛,實在明中葉以後”。随着科舉制度在貴州的推進,貴州文化教育出現了明顯的發展。如謝肇淛為楊師孔《秀野堂集》作序言:“吾友楊君願之,鵲起夜郎,才具橫絕一世。”又曰:“夜郎自青蓮、龍标過化之後,鴻蒙之氣郁勃未宣,曆千年而後,得願之神秀所鐘,固非偶然。”因此,夜郎是明代學者借用《史記》的記載對貴州的描述,本無貶義。

  • 上一篇:沒有了
  • 下一篇:“運筆為字”雜談
  • 二維碼
    舊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