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張家口社科網 >> 社科論壇 >> 浏覽文章
分享到:
辯證思維的文化維度
日期:2019/7/17 19:22:29 來源: 光明日報 作者: 梅景輝 點擊數: [ 字體: ]打印此文】【關閉窗口
導讀:
辯證思維是馬克思主義哲學思維方法的精髓,也是中國傳統哲學思維方法的核心。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曆程中,辯證思維是馬克思主義理論開拓創新的重要動力。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學習掌握唯物辯證法的根本方法,...

辯證思維是馬克思主義哲學思維方法的精髓,也是中國傳統哲學思維方法的核心。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曆程中,辯證思維是馬克思主義理論開拓創新的重要動力。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學習掌握唯物辯證法的根本方法,不斷增強辯證思維能力,提高駕馭複雜局面、處理複雜問題的本領。我們的事業越是向縱深發展,就越要不斷增強辯證思維能力。”而要增強辯證思維能力,就必須把握辯證思維的思想内涵,并深刻理解辯證思維的文化維度。

辯證思維是将感性、知性與理性融為一體的思維方式,是辯證的方法論與認識論的統一,使人在思想觀念中以辯證、系統的方式來看待世界與人自身的發展。辯證思維具有反思批判的精神,作為馬克思主義創始者,馬克思的辯證思維,首先表現為對于德國古典哲學的批判,特别是對于黑格爾和費爾巴哈哲學的批判與揚棄,他是在傳統的哲學地基上建構了新的思想世界。因此,在馬克思主義理論中,哲學、政治經濟學和科學社會主義既是相對獨立的思想單元,又是相互統一的思想體系。馬克思每一部著作中都充滿了辯證法的精神,這一點在他關于文化傳統的分析中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馬克思在曆史唯物主義的視域下,對傳統的思想文化持辯證反思的态度,他在《路易·波拿巴的霧月十八日》中指出:“人們自己創造自己的曆史,但是他們并不是随心所欲地創造,并不是在他們自己選定的條件下創造,而是在直接碰到的、既定的、從過去承繼下來的條件下創造。一切已死的先輩們的傳統,像夢魇一樣糾纏着活人的頭腦。”馬克思關于人的創造性與文化傳統之間的關系,具有曆史性、現實性和辯證性三重維度。

從曆史性維度來看,馬克思雖然将先輩的傳統,比喻為糾纏着活人頭腦的夢魇,但每一代人所創造的文化和思想,總是在之前文化傳統的基礎上形成的。文化傳統對于每一個時代,每一個民族,總是不可或缺的文化基因和根柢,新的思想理論隻有在這種曆史性的基因和根柢上才能得以發展與創新。

從現實性維度來看,曆史總是在創新創造中發展。人既是曆史的劇中人,更是曆史的劇作者。立足于文化傳統基礎上的創新是馬克思主義引領時代發展的根本路徑。而優秀傳統文化也必須通過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才能實現自身的曆史性使命。

從辯證性維度看,馬克思主義強調我們應該客觀地而不是主觀地、發展地而不是靜止地、全面地而不是片面地、系統地而不是零散地、普遍聯系地而不是孤立地觀察事物、分析問題、解決問題。因此,在如何對待文化傳統上,作為中國先進文化積極引領者和踐行者的中國共産黨人,總是本着科學的态度,大力繼承和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緻力于促進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努力用中華民族創造的一切精神财富來以文化人、以文育人。

辯證思維不僅蘊含于馬克思主義唯物辯證法之中,同樣蘊含于中國傳統文化的哲學思維方法之中。中國先秦時期的百家争鳴,從根本而言,既是思想學說的争鳴,也是思維方式的争鳴。雖然,諸子百家的思想旨趣有所異同,但辯證思維方式,卻是中國傳統文化思想中最鮮明的特征。無論是儒家的“和而不同”,還是道家的“有無相生”,或者法家的“矛盾之說”,都包含了豐富的辯證法思想,也展現了深刻的辯證思維方式。即便是漢武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之後的封建時期,辯證思維依然是中國文化傳統中的主體性思維,在中國道統和學統的傳承中發揮着重要作用。

中國傳統文化中蘊含的辯證思維和辯證法的精神,融入中國人的思想血脈之中,構成中國價值和中國精神的主導性思維方式。同時,科學對待傳統文化,也需要具有辯證的思維方式。雖然不同時期,對于傳統文化與馬克思主義之間的關系有着不同的理解,但促進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需要運用辯證思維。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以毛澤東同志為代表的中國共産黨人對馬克思主義的接受與傳播,也是建立在對傳統文化的傳承基礎之上。毛澤東同志就深刻指出:“我們是馬克思主義的曆史主義者,我們不應當割斷曆史。從孔夫子到孫中山,我們應當給予總結,承繼這一份珍貴的遺産。”

在新中國的發展曆程中,百花齊放、百家争鳴一直是文化建設的主要方針。新中國成立後,毛澤東等領導人依然辯證地看待馬克思主義和中國傳統文化的發展。他在1960年同外國代表團談話時就明确指出,對中國的文化遺産,應當充分地利用,批判地利用。這也表明,無論是馬克思主義理論,還是中國傳統文化,其中都具有思想性的元素,我們要善于從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和中國傳統文化經典著作中挖掘思想精髓,持續推動社會主義文化建設。

改革開放之後,經濟建設成為黨和國家工作的中心,但文化建設和意識形态工作,依然發揮着引領性的作用。經濟建設與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的均衡發展,成為新時期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穩定發展的重要保證。鄧小平同志在1979年就明确提出要堅持百花齊放、推陳出新、洋為中用、古為今用的文化建設方針。江澤民同志和胡錦濤同志也都注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和社會主義意識形态之間的相互融合與辯證發展。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習近平總書記明确指出,要科學對待文化傳統。要堅持古為今用、以古鑒今,善于把弘揚優秀傳統文化和發展現實文化有機統一起來、緊密結合起來,在繼承中發展,在發展中繼承,堅持有鑒别的對待、有揚棄的繼承,努力實現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

辯證思維既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思想方法和價值體現,也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創新發展的重要動力。

從文化的傳承創新來說,辯證思維能夠促進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蘊含的辯證精神使中國文化能夠因時而化,因勢而新。無論是百家争鳴時期,還是獨尊儒術時期,或者在儒釋道合流時期,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的辯證思維一直延續不絕,既通過不同流派的思想争鳴相辯相成,又通過對外來文化的涵容與轉化,為博大精深的中國精神和中國智慧增強了深厚的文化底蘊和思想底蘊。

文化創新的前提是思維方式的創新。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有“天不變,道亦不變”的形而上學思維方式,但更具有深遠影響的是“窮則變,變則通,通則久”的辯證思維方式。變動不居的辯證思維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始終處于自我反思、自我超越的狀态,從而與時偕行,與時俱進。從雅斯貝爾斯所說的軸心時代至今,中國文化傳統曆經兩千多年風雨,依然屹立于世界民族文化之林,并為新時代社會主義意識形态建設提供了重要的思想元素。

(作者:梅景輝,系江蘇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員、南京财經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院長)

  • 上一篇:構建農村醫養結合型養老服務供給體系
  • 下一篇:馬克思恩格斯工人教育思想及其當代啟示
  • 二維碼
    舊版網站